梓潼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梓潼洞经音乐

  中国的洞经音乐是全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

  钧天妙乐檀炽音,飘洋过海举世闻。黄钟大吕成绝唱,祖庭古乐奏洞经。

  近年来,每逢节假日,凡到梓潼县七曲山大庙游览的客人们总能欣赏到独具韵味的洞经音乐演奏。由三二十个爱好音乐的离退休老人组成的乐团,一袭的唐代宫廷乐服,古筝、扬琴、二胡、唢呐、竹笛、大鼓等数十种中国传统乐器,或轻敲侧击,或急奏和鸣,倾情的演奏伴以说唱,构织出一幅绝妙的“檀炽钧音”图。曼妙而神奇的乐曲缭绕在翠柏森森的古庙,既有道教音乐的飘逸,又有儒家音乐的庄严、浑厚,还有宫廷音乐的古朴、典雅,更兼江南丝竹音乐的柔美、抒情,富有穿透力的音乐语言营造出一种超凡脱俗、恬淡闲适、深幽玄虚的艺术世界,给人以妙不可言的艺术享受。

  洞经音乐源于文昌崇拜,产生于南宋孝宗乾道4年,因谈唱《文昌大洞仙经》而得名。后来由于宋元明清封建统治者对文昌帝君的推崇和百姓的信奉,洞经音乐随之在全国各地流行繁衍,与各民族乐种融合,流派纷呈,姿态万千,尤以云南的丽江、大理等地为最盛。云南地处偏远,又多高山深谷,旧时交通极为不便,因而受外界文化冲击较小,使得从四川梓潼传入的洞经音乐得以较好地保存,加之与当地纳西古乐的有机融合,洞经古乐便闪射出更加迷人的光彩。1997年,云南丽江宣科组织的洞经乐团(后改名为纳西古乐团)应邀赴京在人民大会堂谈演,获得极大成功,全球数十家通讯社竞相报道,引起联合国世界音乐理事会与文化人类学会的关注。随后该乐团又应邀到挪威等国交流演奏,引起轰动,欧美人为这种神奇绝妙的音乐所倾倒,竖起大拇指称之为“东方的交响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中国的洞经音乐是全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2000年5月,云南世博会期间,江泽民总书记欣赏到洞经音乐后,热烈鼓掌,并指示说:我们应把这种音乐传遍全世界。

  当世人的目光都投射到云南丽江纳西古乐团时,作为洞经音乐的发源地,四川梓潼县也开始了行动,并组织起自己的乐团———文昌祖庭洞经乐团。

  拯救洞经音乐,梓潼在行动

  1987年,云南已正式恢复洞经音乐谈唱,其时梓潼还在沉睡。洞经音乐谈演引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关注和高度评价,震惊国内音乐界,也给洞经音乐发源地的四川梓潼县以很大触动。一批有识之士开始反思,开始奔走呼吁。在四川音乐学院和四川大学朱泽民、甘绍成、王兴平等专家教授的指导下,梓潼县的音乐工作者开始深入民间,寻访洞经老人,收集整理洞经曲谱近20首,同时又到云南大理、丽江考察,找回了从梓潼传入的洞经曲牌。云南民族研究所雷宏安教授为撰写《洞经文化》一书曾多次来梓潼考察,1998年,听说梓潼要组建洞经乐团,极力赞同,亲自到梓潼作关于文昌文化的学术报告,展示有关洞经音乐的曲谱,与梓潼县离休干部李能德等人一道联络县城内10余名爱好音乐的离退休老人,经过短期简单培训后,组成四川梓潼文昌祖庭洞经乐团。雷宏安捐资1000元赞助。没有乐器,没有经费,没有专业音乐教师,乐团成员都是一般的音乐爱好者,音乐基本功不是很扎实,年龄又多在60岁以上。这样一支“夕阳红”乐团要打出品牌谈何容易?但老人们有决心,有恒心,有毅力。乐器,自己有的带上,没有的向别人借,能凑多少凑多少,他们甚至用旧铁桶自制过羊皮鼓。基础差,年龄大,反应慢,就笨鸟先飞勤为径,长年苦练不松懈。一年以后,这支老年乐团在梓潼县已有一定影响,2000年便开始到农村及一些文化景点谈演,受到普遍欢迎。去年4月,由省台办组织的新都宝光塔陵海峡两岸同胞清明祭祖节,特邀梓潼文昌祖庭洞经乐团为祭祀活动伴奏,受到高度评价并捐赠舟山锣鼓和5面组合鼓各一套,提高了乐团乐器的档次。谈及文昌祖庭洞经乐团的前景,作为乐团组织者之一的李能书充满信心,他翻出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美国音乐博士李海伦的一段话。李海伦是将云南洞经音乐推向世界的著名音乐专家。2001年8月下旬,他专程来到梓潼考察文昌祖庭洞经音乐,在观看了乐团的谈演后,李海伦十分欣赏,感慨说:“洞经音乐是中国的无价之宝,是打开中国传统古乐宝库的金钥匙。它的确很美,它不仅属于中国,而且属于世界。因此,衷心祝愿并希望洞经音乐这朵美丽的鲜花,能够在伟大的中国常开不败。” 吸取洞经音乐精华的纳西古乐已赢得世界声誉,祝愿洞经音乐源头的梓潼文昌祖庭洞经音乐,早日走出四川,走向世界。(出处:四川茶馆)

责任编辑:雷佳

推荐阅读 »

图说文明